北回君

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Nympho (度凯)

老规矩:一切只是北回君的脑洞,请勿上升到真人哟~

 水仙大法好,nympho是首小黄歌,所以本篇很有可能间歇性开车,请各位旁友购(点)票(赞)上车b( ̄▽ ̄)d

nympho是上一部分animals的延续,没看过animals的小伙伴请戳这里Animals

祝各位乘车愉快~其实这一章并不会开车。。。。。。


(前情提要:凯凯和度总愉快地建立起恋爱关系,折腾了许久之后凯凯发烧缺席度总好友婚礼,期间被经纪人姐姐火速召回……)

最近好多件事一起砸在陈亦度头上,他无意中翻过助理的小本子,上面的待办事务记得密密麻麻,他皱着眉,心里在top栏里又添了一条。

是的,度总与他的恋人已经失联一星期了,这一星期里他手握着恋人未来三个月的行程却抽不出一点时间,甚至连正式地打个电话问问他为何不辞而别的功夫都没有。倒是助理人情练达,知道度总除了公司生产线调配的问题之外心里还拧着个大疙瘩,逢着平时办事拖泥带水,丢三落四的人便仔细叮嘱几句,别触老板的逆鳞。底下员工兢兢业业,协助度总披荆斩棘开拓海外市场,可董事会那边,一干上了年纪手持股份的大鳄们坐在椅子上,晃得度总晕头转向,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高定的成本在成衣之上是事实,况且今年年初,我们和burberry借了两条生产线,在海外的投资增加,这些账目都是明摆着写在报表上的,所以资金的流向都很清楚。”面对一干只擅长出钱拿分红的股东,陈亦度一心只想早点结束这场冗长又暗无天日的会议。

“可是就去年和今年上半年的盈利状况看,高定的顾客数量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增长,创收的效果也不明显,多了几条生产线,成本又上去了,这个局面可不是我们想看到的啊。”

“企业生产的转型阶段,在效益上可能会有些衰退,但是更换之后的生产线上有了更多技术工人,成衣的标准质量会比以前高;出货的时间也缩短到三周,这样一年我们可以拿出15个collection,效率也提高了。还有,今年,我们决定采用国内的艺人做代言人,毕竟我们成衣的主要市场是在国内,高定的话继续由我跟设计师团队负责,一直以来都没出过问题。”陈亦度示意助理把修改过的调整方案发给每位股东,看着众人眼中多了几丝信任与放松,陈亦度也舒缓了一直凝聚的眉头。

“辛苦陈总啦,哈哈,能者多劳嘛。”

陈亦度拖出一个干巴巴的微笑:“应该的。”

会议结束之后,助理微笑着将股东们“赶出”出会议室大门之后就显得格外兴奋,尾巴都要翘上天,陈亦度瞧了她一眼,直接戳穿道:“你要是敢在外面乱说,我就让你每天都在公司加班画图。”

混在陈亦度身边多年的她最清楚老板生活和工作时候的两幅面孔,于是立马换做一副霜打的茄子的样子,耍赖回话:“老板,我要是光给你画图了,谁帮你追人啊?王先生那么——大一个大帅哥,我不替你盯着,让别人得了手可怎么办?咱们公司里那么多设计师,您让他们画去,我可是立志要给您解决下半辈子幸福的,我不能言而无信。”

陈亦度盯着助理调皮的嘴脸,用卷起的资料敲了敲她的额头,“光说没用的,当心我开了你。”

“没事,你开了我我也帮你把人追回来啊。”助理抱着文件迅速逃离会议室,接下来要办的事她再清楚不过了,暂时搞定上海总部这边的事情,那当然是赶紧将北京分公司下半年的会议提上日程,多留档期,给老板充足的时间去解决人生大事啊。她从还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就跟在陈亦度身边,从公司实习生到给度总当助理,她同学的娃都会上街打酱油了,可怜她和陈亦度还是情人节加班的单身狗。她永远都忘不了陈亦度漫不经心地告诉她自己拥有了第一份正式恋情时她那种发现新大陆的惊讶和肝肠寸断的愁苦——

好嘛好嘛,度总在将近不惑之年得美人归,以后情人节加班的只有自己了嘛。

 

流传到网络上的那段高铁大战熊家长的视频可苦了还没来得及跟恋人打照面就被公司火速召回的王演员,经纪人姐姐和老板像左右护法似的片刻不离地坐在他两边,连喝水都要盯着,生怕他人间蒸发一般。

王演员眨巴着圆圆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地开口道:“你们都黏我一星期了,该招的我都招了,绝对没一点儿保留!”嘴上这样说着,他却在心里给这个答案打了一个大大的叉号。

“下次你要是再敢不告诉我跑出去玩……”马侯卧在沙发里,手捧着紫砂壶微阖着眼,仿佛在酝酿着什么坏主意,“我就直接去找你和你一起玩。”

“我可不敢。”王演员冲经纪人姐姐笑笑,“要去也是跟姐一起去,大师兄和我们有代沟,交流不来,交流不来。”

马猴手指一转,将紫砂壶的壶嘴瞄准了王凯,“你小子,还敢怼我了啊。”

王凯没说话,抱着头窃笑着往经纪人身后躲。

“你说说,接触了这么几天,你觉得陈总这个人怎么样?”马猴虽是业界有名的制片人,但更是个商人,任何可能合作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他早通过朋友听说陈亦度的公司今年要展开一系列新的项目,圈内的公司挤破了头要把自家的艺人往这些项目里送,他虽然有自己独特的路子,但这个热闹看上去的确很有凑一凑的价值。

不过王凯想得又是另一番光景了,尽管他很明白马猴在打什么算盘。走的时候他才惊觉自己连陈亦度的联系方式都没有,他只能把自己的电话留在前台。不过,虽然是自己不辞而别有错在先,但一个星期过去了,他在苗苗和马猴的严厉监督下巴巴地捧着手机等电话,可是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在没有交老底的情况下也不敢贸然多问,只能闲暇的时候上网去找关于陈亦度的消息。

“人不错,就是挺较真。”

马猴浓眉一簇,憋着笑问过去:“你小子不会是在他身上栽了跟头吃了亏吧?”

王凯像被人踩住了尾巴,透亮的眼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没有,绝对没有。”

苗苗看着这个一直守了十多年在身边的弟弟,他的一个表情一个举动她再清楚不过了,再看向王凯的瞬间,她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猜测。

“凯凯,我和猴哥也没别的意思,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那么多人盯着我们不光翻以前的旧账拼命找黑点,更多人巴不得现在就截断我们的路。陈亦度这个人,我们都没有接触,你自己要多小心。”苗苗小心地提醒着,同时仔细地盯着王凯的神色,可惜她并没有看到太明显的变化。

“以前的事情,我自己都不是很在乎了,别人可能也忘了吧。”王凯突然低下头,心思不自觉的往旁的地方拐。

马猴知道王凯心里肯定有事,不过他也不急于这一时,他旗下签约的人不少,王凯是最有自己想法的一个,做事也有分寸。无论王凯在香港的那几天里跟陈亦度做出了什么仓促且为难的决定,马猴都觉得不能光让艺人自己努力,他这个做老板的还是得帮着把好事给板上钉钉。

“散了,散了,咱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旁的那些瞧咱们不顺眼的,不理会,不接受就得。”马猴拍了拍王凯的肩膀,“走着走着,下馆子去。”

见这一星期的“审问”可算是见了头,王凯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连着苗苗跟几个同事下京兆尹狠宰了马猴一顿,急得马猴最后都要去东海龙宫抢定海神针揍他,旁的一个个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苗苗更是让他快念紧箍咒。不过,鉴于外院这细水幽幽、树影婆娑的雅景,王凯实在不愿再扯开嗓子让这里太过嘈杂,便主动挨了马猴的一记金箍棒,末了还趁着酒意“泼猴、泼猴”得喊了起来,惹得众人又是一阵狂笑。

一顿饭吃下来,在场的一个个酒足饭饱,王凯心里也舒坦了不少,特别瞧着平时总是运筹帷幄,成竹在胸的马老板,现下一副看谁都是双胞胎的样子,更是觉得人生快意,那一星期之前认识的陈亦度早就不知道被酒意兴头上的大狮子抛到了哪个山头。从京兆尹出来路过外院的时候,月亮正高高得悬在树梢上,干冰散出来的腾腾雾气绕着低矮的石栏,一阵过堂风出来,感觉就像飞到了天宫。王凯觉着,这倒是个不错的约会之地,有味道。

招呼着众人各回各家之后,王凯推三阻四地非要自己路边溜达着回公寓,马猴从车里探出脑袋,闹着又要让王凯吃一记金箍棒。可惜司机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已经驶出老远,马猴的那个“棒”字被硬生生截断在空气里,没走的人发出一阵爆笑。

王凯已经有段日子没回过家了,公寓楼底下的猫又多了几条三花的,见着他都温柔地“喵”个两三声。以前不忙的时候,王凯车里总放着些零食,见着猫了便分一些给它们,搞得门口的保安大兄弟总叫他“猫王”。王凯习惯性地摸兜,除了手机啥也没有,只得朝着自己家走去。后面的小猫不依不饶,喵喵地叫着跟在王凯身后,走到半路,突然向前跑去。王凯定睛一看,得,有人在他家楼下当“夜猫王”,拿着猫粮广善布施。

“兄弟,你拿这么好的猫粮,会把小家伙们给惯坏的。”王凯忍不住多了句嘴。

夜猫王听了声音,将猫粮放在一旁,款款起身,清俊的面容上尽是掩不住的温柔与笑意,“凯凯。”

 



ps:关于侯总的名字,哈哈哈哈哈哈单纯觉得马猴更有喜感啦

      抱歉拖这么晚才发,祝小伙伴们暑假愉快!

 

 

评论(5)
热度(26)

© 北回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