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回君

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Animals 9(度凯不拆不逆)


我曾经说过,首战不过六,半年不吃肉,是的我确实没咋吃,肉全喂你们了,小可爱们😢

其实我觉得凯凯是个路子特别野非常难搞定的人,所以……

度总您可要加油啊,努力当凯凯背后的帐房先生也是可以的$_$

—————莫道不消魂—————

陈亦度见那双春意盎然的明眸渐渐的多了几丝犹疑,便松开了握着他脚踝的手。王凯一下子跳出去好远,像只受了惊的狮子,在确认陈亦度没有扑过来之后,又转身,小心翼翼地去够搭在椅子上的浴袍———他那满身醉人的印记实在有些多了,每一点暧昧的海棠红都在诉说着陈亦度对他无尽的情欲和张狂的占有。

“你知道的,”陈亦度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喜欢看王凯的这些迷人的小动作,既撩人又可爱,“性感不是一丝不挂亮堂堂,而是你现在这个样子,犹抱琵琶半遮面。”

“你说什么都没用,”王凯裹了裹单薄的浴袍,“睡也睡了,现在我要回房间去休息了 。”言罢,王凯昂着头,做出一副真的要离开的样子。

真是头狡猾蛮横的狮子。陈亦度在心里想着,自己爽够了心满意足就想着离开战场,却不管自己是否意犹未尽。看来他势必要对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孩子进行一番深刻特殊的“灵魂教育”和适当严厉的“肉体惩罚”了。

陈亦度放下高脚杯,勾起嘴角,“凯凯,过来。”

磨磨蹭蹭的王凯听到身后那个沉稳好听的声音,立马转了个方向,呆呆地望了对方一会儿之后,竟然真的走了回去。他知道陈亦度的套路和招数比自己只多不少,与这样的高手过招,必须要沉着冷静,反应敏捷,就是带上十二万分的戒备也不过分。

陈亦度何尝看不出王凯对他沉重的警戒,心中零星的火苗一下子窜起,他要比王凯更快,这样猎物才不会逃走。于是,他迅速地出手,带着一点点狠绝。他把王凯箍在怀里,毫不客气地扯下可怜的白色浴袍,扔在一旁。他故意把火热的气息喷洒在对方身上,右手穿过浓密的森林探寻秘密之境,他感受着怀里的人星星点点的变化,享受着错乱的呼吸节奏带给自己精神上的愉悦。

“你这孩子,不仅嘴硬,心也硬。”陈亦度咬了咬王凯泛红的耳尖,“半小时之前还把腿勾在我身上求爱,现在自己吃饱喝足就想跑路,没有公德,行为恶劣。”

王凯就在他的怀里颤抖,低迷着沙哑的轻吟。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半步。”陈亦度加紧了手中的攻势,他得让不听话的野兽臣服。

“给我……”王凯在陈亦度的怀里挣扎,他被撩拨得难受,于是他便不断地扭动身子,让胸前的凸起在陈亦度的身上漫无目的地划过。

陈亦度将动来动去,煽风点火的猎物按在怀里,并啃咬着猎物的脖颈与肩头,为其送去疼痛之下极致的快感。然而陈亦度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人,趁对方不注意,他迅速地抽回探寻秘境的手,那带着水光的手指碾在王凯红润细嫩的樱粒上,加剧了刺激。他不断地拉扯,揉搓,仔细地聆听王凯的低吟与呜咽,感受着王凯体内情潮的涌动。

“我可以给你,凯凯,但是你要想想,怎么取悦我。”

王凯其实一直都明白陈亦度像要什么,但他还是固执地去亲吻陈亦度,他反扑而上,把对方推在床头的靠背上,激烈的动作不小心带翻了一旁矮柜上的润滑。他想了想对方初入时,自己承受的钝痛,咬咬牙,还是选择自己动手,从陈亦度那里榨取自己想要的。

“不,不是这样。”陈亦度温柔地叫停了王凯的动作,“想想你该叫我什么?”

王凯把脸埋在陈亦度肩上,突然就在他耳边喊了一声“老鸡贼”。

“凯凯,”陈亦度揉了揉太阳穴,装作一副无奈的表情,“再给你一次机会。”

王凯裹紧了被子,再一次郑重其事地趴在对方耳边说道,“登徒子!老鸡贼!”

两人皆沉默了片刻。

王凯看见陈亦度浓郁的眉毛一动,裹着被子撒腿就往床下跑。他蹿得太急太猛,可惜腿脚配合不了大脑,一个“软”字拖累了全身,姿势优雅地撞上了床头柜。

听着那沉闷的声响,陈亦度告诉自己,我不能笑。

“老鸡贼快来扶我一把!!!”

被子被王凯整个拽到地上,陈亦度只好赤着身子下床,绕了一圈来到王凯身边,俯下来看着他。

“自食恶果的滋味如何?”

王凯捂着脑袋,嘴里不断地抗议着,“你不许笑!”

“那我就做一些比嘲笑你更有意义的事吧。”说着,陈亦度将自己的身体靠过去。

“别…别…你扶我起来…我有一点儿低血糖……头晕……”

陈亦度没再为难王凯,他迅速地把对方从地毯上抱起,带着渐渐安静的人儿到浴室里开始冲洗身体。王凯没有使诈,奔波了两天都没好好吃饭,中间又是纠结又是生气,再加上下午这一番意料之外的翻云覆雨,体力算是彻底耗尽了。

“洗完之后,我带你下楼吃饭。”陈亦度把王凯放进浴盆里,拧开了花洒,等水温合适之后轻轻地撩洒在对方身上。

王凯缓过一阵,眼前终于不再是一片旋转的黑暗。“你…你生气了?”

陈亦度本来想严肃地点头,可一看对面的狮子颔首垂尾,一双敛去星辉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瞧着自己,他顿时就什么脾气就没有了。

算了,我干嘛要和一个孩子计较。陈亦度没有说话,他只是在心里不断放纵王凯,安慰自己。

可他这一沉默,倒是叫刚缓过神来的王凯担心了。

“我不是故意不吃饭的……之前和你生气我吃不下去……”

陈亦度把花洒往王凯脑袋上一扭,淅淅濛濛的水花全开在他脸上。“所以全怪我对不对?”

“不是……”王凯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可他却突然抓住陈亦度握着花洒的那只手臂,原本充满委屈愧疚的眼睛里迅速换上了先前在床上时那撩人的色彩。

“进来一起吧,一个人洗,有点儿冷。”湿淋淋的他贴上陈亦度温热的胸膛,恶作剧般啃咬着对方紧致的肌肤。

陈亦度舍不得推开黏在自己身上的人儿,于是抱着他自水中站起,反身将他压在贴了瓷砖的墙壁上,捧着他湿漉漉的面庞,用舌尖一点点勾勒着那醉人的唇线。王凯很快就有了反应,他把手搭在陈亦度的腰上,身体整个靠上去,努力地加深着这个清清浅浅的亲吻。

浴室里尽是水声,有花洒喷到浴缸壁上的碰撞,也有热水溢出滴落到地板上的闷响,更有两人难舍难分,芝兰泣露般的缱绻滋鸣。他们已经不知道如何才能离对方更近,身体上的结合已经在这个有些灰蒙蒙的下午进行了无数次,而每一次拥抱,亲吻,做爱都能将他们送上愉悦的顶峰,像跟随着波涛浪千叠,从十几米的高度一下子沉入海底,身体也痒,心也痒。

满室的水雾又让王凯想起了出门前看的蓝鲸纪录片,他还是在宽广的海域里游荡,穿过密密麻麻的沙丁鱼群,游过亮着牙齿面目可憎的鲨鱼,还碰见了最爱说话的海豚。他觉得自己是快乐的,寂寞的海洋从此生机勃勃。

“凯凯,专心点儿。”陈亦度亲亲他蘸满了水珠的眉毛,舌头轻轻扫过他的眉心。

王凯被他吻得舒服,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投射出莹润的光芒。“哥,”他不自觉地喊道,“未开几天你都陪着我行吗?”

陈亦度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王凯蹦出那个字的时候凝固了,一声自然短促的“哥”听得他销魂入骨。

见对方没做声,王凯便趴过去朝对方的脸上连亲了好几下,得意地又问了一遍,“行不行?”

你就是上天派来引诱我的魔鬼,陈亦度在心里念到。

“你说什么我都答应。”陈亦度认真地回答,“不过,凯凯,你从现在要记住,我,陈亦度,是你王凯的男朋友。在香港是,回去以后,也是。”

王凯甩了甩脑袋上的水,这些话让他有些吃惊。

他喜欢陈亦度,但他没想过陈亦度居然想和他确立关系,做他的恋人。

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喜欢对方多一点,而且对方是拜倒在自己的攻势之下,被动接受而已。

他也一直以为今天的一切不过是两个成年男人脱掉伪装外衣,在性方面的释放。

最可怕的一点是,他,王凯,从来没有想过要做陈亦度的男朋友。

然而聪慧至极,他不会在现在这个时刻说出煞风景,灭情趣的话。

他只轻轻回了一句:“我记住了。”





PS:我也不知道凯凯脑子里在想什么-_-#
陈亦度:(对方并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沓钱💰)
凯凯王:男朋友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


评论(2)
热度(37)

© 北回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