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回君

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Animals 7(陈亦度X凯凯王)

陈亦度:男朋友生气了,怎么哄,在线等,挺急的。补充说明一下,我是一个总裁,我的男朋友是一个小明星,他脾气不好挺倔的。

凯凯王:你再喊我一个小明星试试!

————男朋友生气了怎么哄———

再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王凯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到底是在南方,空气湿润,房间的温度也适宜,嗓子不像在北京时那样干了。他懒洋洋地站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光着脚踩在地毯上,到床边拉开了厚重的窗帘。外面没有阳光,天地被海水浸成一片难舍难分的苍色,就连绵延在两岸高高低低的建筑也都是灰蒙蒙的。这样不尽人意的天色,任谁也不愿意出去闲逛,更何况奔波了一天一夜,又经历了那样窘迫的王凯。

他突然想起杜甫那首诗。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于他而言,昨日的一切如隔云端,明日之事也如那触目所及的山岳,人与人之间的因缘情谊,更像瞬息万变的薄雾浓云。

他又想起十年前还在新华书店的那些日子,那时畅销书架上被各式各样的金融学、成功学书籍充斥。王凯每天待在书店里,摸过上千本不同书籍的封面,遇上合眼缘的就打开看一看,下班后和父亲聊一聊,日子过得平淡无奇。好像也是一个炎热的夏天,三伏天正中央的日子,王凯躲在空调间里翻着一本成功人士的自传,十几章厚厚的纸页在他骨节分明,清亮白皙的指间扫过,他却只记得那个人在最后一章说得那段话,具体记不清了,大致意思就是,如今功成名就财富无边,然而高处不胜寒,眼下只想有个清楚明白的人匡扶左右。

王凯觉得自己可能更贪心一点,他不仅想要那个人匡扶左右,更想那个人能一直留在自己心里,永远别走。

不过可惜,他主动进攻的第一步就失败了。

果然男人就是麻烦一点,难追一点,特别是陈亦度。

他想起隔壁别扭鬼的名字,眼里泛起一阵酸意。一个只认识了不到两天的陌生人,陌生人而已,自己干嘛喜欢他?

“去还给他最后一样东西,明天我就离开这里。”

王凯想起了什么,套上衣服就去洗漱,洗完叫了客房服务来收衣服,自己抓了卡包就出了酒店大门。

外面十分湿热,太阳虽然不在天空上露脸,却肯定躲在不知名的角落里继续奋力地向地面挥洒着热量。王凯戴上墨镜望望天空,入眼的虽然只有厚重的云层,但他还是觉得,香港的太阳,绝对比北京的十个还要大。

出了门的王凯并不知道,早八点的时候陈亦度来敲过他的房门,只是他睡得太沉,没有听到罢了。

吃了闭门羹的陈亦度失望地回到自己房间,对着窗外阴郁的山水,林立的高楼生起了无边无际的愁绪。从小到大,他的身边不乏追求者,在国外读书期间也有外型漂亮家境优越的男孩子向他示爱。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陈亦度一向拒绝地干净利落,对于契而不舍,长期纠缠的牛皮糖,他也有方法避之不见。唯独王凯,想要抓紧却难以下手,想要放弃更是心有不甘。他有些讨厌自己冰冷的性格,讨厌自己这颗总是跳得那么不合时宜的心脏,更讨厌自己做出的在昨晚放王凯离开的懦弱的决定。

或许隔壁的那头骄傲的狮子再也不会把热情洋溢到他这里来了。他那么骄傲,知道人们爱恋他的多变,时而风骨凛然,时而骏发踔厉,时而奇诡深邃,时而情兼雅苑,他是一人千面,他骨血里是漫不经心却横绝一世王者———然而他却在自己这里栽了跟头。

陈亦度攥紧了拳头,巨大的焦虑包裹了他的心,他觉得自己对王凯的一切都那么了解,又觉得王凯展现给他的,又不止这些。

大约十二点的时候,那个明天要结婚的友人意外地给陈亦度打来了电话,难耐友人诚意邀请,加之两人自高中毕业以来聚少离多有千言万语要一诉衷肠,陈亦度只好将友人约在楼下的米其林二级食府欣图轩共进午餐。

欣图轩在酒店的地下一层,陈亦度先在大堂酒廊里接到了百忙之中抽身来看望自己的友人,互相调侃几句之后便沿着白云石楼梯向负一层走去。也就巧在这个时候,陈亦度瞟了一眼不远处的玻璃门,王凯的身影清晰地出现在他眼里,他知道只这一眼,自己便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陈亦度这朋友也是个爱说笑的,他注意到陈亦度的失神,顺着目光看去,一眼就瞧见了王凯,“感情我们度总这次还带着人来了啊。”

“要认真算起来,还是他把我带过来的。”

友人一听来了劲儿,“哎哟喂,度总,赶紧把人招呼过来一块儿吃吧,光咱俩搁这儿吃好的,别怠慢了人家大兄弟啊。”

“你好好说话。”陈亦度听不得对方那一口港版北方方言,照着友人肚子上就是一拳。

友人吃了一记拳头,便打算好好整治整治陈亦度这个老狐狸。虽是多年不见,但将近十年的感情早就让他把陈亦度的习性摸了个底朝天,这回见陈亦度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盘正条顺的小青年,友人便将陈亦度心里的小九九猜的七七八八。

“先生!”友人赶忙上前叫住了向客房方向走去的王凯,“先生你朋友掉这儿了嘿!”

王凯其实一进门就看见了陈亦度,只是看见他身旁还站着陌生男子,心里存的失望与火气一下子又窜高了。他没去理会陈亦度的眼神,直接略过他向前走去,那知那陌生男子先开口喊住自己,这却是有些始料未及。

“你是在叫我吗?”王凯回头就撞见了友人和随后走来的陈亦度。

“对对,哎呀,先生,你好面熟,我在电视上见过你啊。”友人见着王凯,开启自来熟模式,“我老婆,当然明天就真成我老婆啦,她最近特别、疯狂喜欢你啊。明儿我结婚,隔壁半岛酒店,出门右拐,方便得很,你跟度总都来哈!”

陈亦度见友人过分热情,赶紧把他往身后拉了拉,“那个,凯凯,这是我那个明天结婚的高中同学,王丞。”

王凯虽然生陈亦度的气,但对其他人还是一副好脾气。“你好,我叫王凯,提前祝你新婚快乐。”

“哎哟喂,真巧,你看咱俩都姓王,同姓一家亲啊。”

陈亦度不高兴了,“你瞧你那德行,不怕把别人吓着。天下那么多姓王的,都是你家人吗?”

“不是我们老王家的,难不成还是你老陈家的啊,就你事儿事儿的。”王丞埋怨完陈亦度又转向王凯,“兄弟,我跟你讲,陈亦度这个人毛病大,心里藏一大拧巴,特别扭。一看你这表情,我就知道他肯定惹你不高兴了。兄弟,我给你说啊,你揍他一顿就好了,管用!”

陈亦度暗暗又给了王丞一拳,“满嘴跑火车。”

看着面前打打闹闹的两人,王凯觉得有些尴尬,“你们先聊,我先走了。”

“别介。”王丞一听王凯要走,有些着急。

“凯凯累了,我送他上楼。”陈亦度想要结果王凯手里的东西,结果对方并不领情。

“不劳度总大驾,我有手有脚,自己走回去就可以。”王凯说着就迈开了长腿。

陈亦度从后面小跑着跟上,拉住王凯拎着大包小包的手,“三点钟,我在房间里等你,你一定要来。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最后一次。”王凯说完,拔腿就走。

王丞也是头一次见陈亦度如此吃瘪,不自觉地就带着浓烈的笑意走过去打趣道:“陈亦度啊陈亦度,你也有今天。”

“你想哪儿去了?”陈亦度皱着眉头打量王丞。

“你这条老狐狸心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我告诉你,没想好就别去祸害人家小年轻,你都三十好几了,赶紧像我一样结婚吧,嗯?”

陈亦度扬起拳头就要挥过去,“你小子讨打是吧?要吃饭赶紧下去,不吃赶紧滚!”

“得得得,我来看你倒是我不对了,刚才开个玩笑,来来来,谈恋爱这事兄弟在行,咱边吃边聊!”

王丞反客为主,拉着陈亦度进了欣图轩。他这些年一直在香港打拼事业,闲暇时间吃遍香港大大小小餐厅,要说粤菜他还是偏爱欣图轩一些,除却精挑细选的高级食材,吸引他的还有三十年不变的古典家庭风装潢和独具一格的玉石主题设计,无论是正门的一幅由背后打灯的发光巨型灯墙还是桌子上摆放的翠玉餐具和其他精美优雅的玉石摆件,全是传统的人手雕刻。但这种娟秀明雅的意境又不同于苏州园林闲适的设计感,窗外搭配的是维多利亚海景,时空穿越的感觉,也就在这一转身,一抬头之间罢了。

穿过雀笼造型的玛瑙屏风,两人被服务人员引至左边的“书房”落座。王丞经常带合作伙伴来欣图轩用餐,他向陈亦度推荐了镇店的香烤片皮鸭以及新菜单上的陈皮香酥黑豚肉。点完菜,不等陈亦度开口,王丞便直奔主题而去。

“给兄弟好好交代交代,你俩啥时候认识的?”

陈亦度品了口福茗堂香茶,漫不经心地答道:“昨天。”

“哈?度总您下手也太快了吧!”

“我还没出手,”陈亦度坦然地笑道,“不过却不小心惹恼了他。”

“看出来了,不过话说回来,你眼光不错啊,这个王演员话没说几句,可单看外型,气度真是没得说,我不搞你们那行,我不懂,但我看此君,将来必成大器。”王丞纵横两岸商场,豺狼虎豹见识得多了,看人的功力也愈发精进。“但是他能入得度总之眼,我还是挺吃惊的,毕竟各路大牌明星都当过你家的模特,也没见你对哪个上过心。”

陈亦度摇了摇头,“这不一样,他很好,但……”

“你该不会想玩潜规则吧?!”王丞突然睁大了眼睛问到。

“行,这饭你自己吃吧。”陈亦度瞥了王丞一眼起身就要走。

王丞赶紧伸手拦人,“你知道你问题出在哪儿吗?”

陈亦度看着他,没有说话。

“从小到大,都是别人追你,可你呢?你是怎么对他们的?不加考虑,一味拒绝。你信不信,那时候你好好地看看他们,不见得就没一个你喜欢的。所以,现在,改改你的臭毛病,别再把人家错过去了。”王丞前一秒刚收敛了嘻嘻哈哈的表情下一秒又恢复原样,“兄弟我虽然没和男孩子谈过恋爱,但感情这玩意,无论啥性别,不都一回事嘛。其实我觉得你自己心里其实早明白了吧,如今哥们我推你一把,赶紧脱单听见没?”

即便许久未见,可王丞每词每句还是与陈亦度此时心中所想不谋而合。可从前错过去的那些人,陈亦度从没有后悔过。纵然爱情里最令人向往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缘份,但恰当的时机与天赐的运气同样不可缺。他感谢挑剔的自己,把从不轻易施舍的机会,全部倾泻到王凯身上。

良久,陈亦度抛给王丞一个释然的笑容。

“哎,知道啦。”




PS:诗自杜甫《赠卫八处士》
今天看到一篇以中庸之道写凯凯的文章,转载的时候我给了这样一条评论【钟嵘《诗品》评曹植诗讲:骨气奇高,词采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王先生一人千面,时而微云淡河汉,时而端居耻圣明,时而谓与明月同,时而胜事空自知,风骨情雅,令人沉醉。可以说世间男子,看他一人足矣。 】
在我看来王凯是值得我这样评论的,我觉得那段书店工作的时光一定给了他不少启发,他那么聪明,稍受点拨便能明了。他虽然平时不会刻意地表现出来,但心里肚子里一定是有东西的。

另外,更完度凯香港篇之后会暂停一段时间的Animals 啦,lo主得把景琰哥哥从猫咪给变回来,还要帮柳毅把画找回来……等化猫梗和伴君的小伙伴不要急,更新的日子……可能也许大概不会太远了(´・_・`)

评论(10)
热度(31)

© 北回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