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回君

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Animals 5(陈亦度X凯凯王)

陈亦度:这个笨狮子绝对想泡我……

凯凯王:我这样上赶着会不会让亦度哥哥觉得我想泡他?

陈亦度:你刚刚叫我什么?

凯凯王:哎,你听见了?

陈亦度:你刚刚叫我什么?

凯凯王(藏好了自己的狮子尾巴做威严状):我什么都没说啊!

北回君:你俩再磨叽海关蜀黍都要下班啦!

度&凯:就你话多!

————愿有情人终成兄弟————

陈亦度睡了一路的觉,醒来的时候看见王凯正睁着两只透亮的小鹿眼在看他。这家伙难不成就这样盯了我一路吗?陈亦度在心里默默念叨着。他转过头对着一片漆黑的窗外,外面只有星星点点的灯光和时不时出现的广告牌,白日里那些巨大的芭蕉叶和高耸的椰子树现下都只能模糊地看见个残影轮廓。玻璃上最明显的还是他和王凯两人的倒影,他们两个离得很近。

“我们马上就要到了。”王凯递给陈亦度一杯温水,“我们整理下东西好吗?”

陈亦度接过水杯的时候又碰到了王凯的手指,这次他没有很快地收回,他有些贪恋地停下了动作,却微微地动了动指尖,对方的手是温热的,指尖也是。他又看了看王凯的神态,平静得倒有些不像爱说笑的他了。然而王凯心下早已溃乱成一团,越是微小的肢体接触越是能撩拨心弦,特别是陈亦度有些泛凉的指尖搭在自己手上,像是雪霰打上去,一直凉到心里。他又不敢贸然收回手去,可仅仅是指尖的触碰已不能满足他心底的渴望。

他在渴望什么?陈亦度能给他带来什么?未来的几天会发生什么?

然而这一切无从得知。

“抱歉。”陈亦度收回了手,道了个歉之后便不再看王凯。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好在列车及时地停止了前进。服务员走过来,告诉他们终点站广州已经到了。两人赶忙起身,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跟着服务人员下了车。

已经夜里十点多了,湿热的空气依旧不肯流动,继续在每一个角落里膨胀。站台上人来人往,离离散散的深影和拉杆箱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搅得王凯有些头晕。他有些害怕这陌生城市的人群,他不想在炎热的天气里带着帽子和口罩,连手里拿着的最新款的墨镜也不想戴。

陈亦度看出了他的心思,把他往自己身边带了带,“我们一会儿从VIP通道出站,可以避开人流。”

“哦…那,接下来,我们去哪儿?”王凯小心翼翼地问道。

陈亦度看了看一身精力仿佛永远也用不完的王凯,好奇地问了一句:“你都不累吗?”

“当然不!”小狮子高兴地甩甩尾巴,迷人的眉眼被湿润的空气染得似乎要流出水来。

“我的助理帮我预订了洲际酒店,但现在已经超过了原本的入住时间,所以现在我不赶时间,就看你了。”

“那我们去坐船吧!”不出陈亦度所料,眼前这个贪玩的狮子果然抛出新的点子来,“倒了一天霉,你猜怎么着?九洲港今天加开了一班夜航,我们现在赶过去怎么样?”

猝不及防地,小狮子靠近了陈亦度身边,仰着头在他耳边说道,“你一定想不到,我也住洲际。”

陈亦度的心里炸开了一朵黑色的郁金香,拨开柔软厚实的花瓣,花苞里露出来一个袖珍版的王凯———他有些心惊,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然而他不能给出一个否定的答案,或者说,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和王凯分道扬镳。

见陈亦度久久没有答话,王凯高涨的情绪一下子变得低落,像欢愉的春鸟飞进一道幽暗山谷。然而山重水复,柳暗花明,狭谷之末,赫然一片暗恋的桃花源。王凯看见,陈亦度从自己肩上拿过那并不算轻的背包,迈开笔直的腿跟上了列车员朝与人流相反的方向走去。

“跟上。”

九洲港今天加开的游轮在晚上十一点半,平常的工作日里口岸大厅在十点半之后就没有什么人了,今天也不例外。王凯一开始并不知道今天临时加开夜航的事情,只是在退掉原本六点种船票的时候意外看见的。那时陈亦度还在舒适,他便擅作主张订下了两张加开的九洲港到港澳码头的船票,他不知哪来的自信,笃定了陈亦度一定不会拒绝自己。

现在,站在空荡荡的口岸大厅,看着陈亦度拿着证件过海关的王凯觉得,可能是缘份吧。早年的时候他看过一个电影,主演是张国荣和张曼玉,最后两个人在港铁里玩“缘份游戏”,张曼玉在人来人往的地铁里四处躲闪藏身,痴情的张国荣穿过繁密的人群焦灼地寻找心心念念的倩影。王凯到现在都不喜欢张曼玉的那个角色,他觉得怎么会有人这么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情缘。他也曾幻想过未来的生命里会不会也出现这样一个令他心驰神往的姑娘,也曾刻意守在同样匆忙的北京地铁站口,留心着恰逢其时的邂逅。

愈是期待期待愈是美丽,来将这夜春光代替,难道要等青春全枯萎,至得到一切。

无数个日日夜夜之后,王凯还是没等来那个姑娘,却误打误撞地和陈亦度坐上了一趟开往香港的游轮。

所以缘份这种东西,玄之又玄,可遇不可求,可念不可说。

游轮上同样是空荡荡的,他们两个坐在中间的位置,前三排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和他们一样的夜行者,而靠后的位置则一个人也没有了。站在船舱最前面的礼仪小姐调整了灯光亮度,开始演示起救生衣的穿戴用法,尽管这般渡轮上并没有多少乘客,尽管覆着在脸上已经一整天的妆容已经晕染,但年轻姑娘依然坚持着自己最好的状态。王凯全程都在认真地看礼仪小姐的演示,他是这艘船上唯一的观众。

“你睡一会儿,快到的时候我叫你。”陈亦度捅了捅被海风吹乱了一头鬃毛的狮子。

狮子冲他眨眨眼,捂住肚子说道:“我饿得睡不着。”

陈亦度笑着在他脑袋上一拍:“你多大了?我的那份饭不是给你吃了吗,怎么又饿了?”

狮子委屈地垂下头,抱着自己的背包闷闷不乐,“可我就是饿啊……”

见狮子耍脾气低头不理他,陈亦度只好伸手摸了摸狮子软软的头毛,刺剌剌的感觉点燃了神经末梢上的火苗。

王凯不敢抬头,他怕陈亦度的手收回去,只能小心得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不一会儿就累了。

“睡吧。”

陈亦度的话语在狮子的耳边回荡成一句沉睡的魔咒,凉柔的海风也吹得他意识开始涣散。夜色正浓,可时间尚早,他慵懒地伸了伸四肢,像一头真正的狮子那样,他毫不客气地拿过身边人的西装外套,垫在前一排座位的靠背上,两支胳膊交叠,把自己的脑袋放在上面,沉沉地睡去。

好在这不是他明天参加婚礼要穿的那套西装,陈亦度扶住额头,心痛地安慰着自己。狮子虽然是自然里的顶级捕猎者,终日威严霸道地横行在森林里,享受着万物的仰视和权力的膨胀。可他,陈亦度,他可不是软弱的兔子,也不是狡猾诡异的狐狸,他也不是豺狼虎豹——他要做猎人,荒野里,佩枪的猎人。

且让他得意一阵子吧。陈亦度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船行进得很平稳,凌晨一点的海上也很寂静,客舱里没有人说话,只有海浪时不时地翻出几个花朵,拍打几下船舷。也许安静下来,时间就会过得快一些,熟睡的王凯还未做完那个曲折的美梦,鸣笛声便呜咽着把他的意识一点点带回。

中环和上环一带极其繁华,凌晨的光彩倒比白日里还夺目些。信德中心的两座大楼在夜空里闪闪发亮,楼体上印满了斑驳多彩的光团。远处金融中心高耸的建筑最为惹眼,玻璃墙上描绘的是这个城市最常见的忙碌与璀璨。对面是温柔的维港,大型的游轮有的停靠在岸边,有的还承载着沉溺于夜色上层人士荡漾在柔波里。

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陈亦度这样想着,顺手拍了拍王凯的后背。

“我们到了。”




PS:九洲港其实在珠海,不在广州,而且九洲港也不是24小时口岸,目前的24小时通关口岸在深圳,皇岗口岸……因为lo主觉得坐船比较浪漫,所以就放度凯坐船去了……

评论(10)
热度(20)

© 北回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