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回君

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写在四一前(2016篇)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
【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是一样。】
曾经,有多少人,想要看你优雅地老去,看岁月融合在你的眉眼间,看皱纹轻爬上你的额中央,看那硬净的身影陪你嗔,陪你笑。然而最终,你却在我们的心里,越活越年轻,大家把你宠爱成一个老小孩儿,每年,每天,给你讲笑话,写情书,完全忘记,你已经老了十岁,又十岁。
大家常常开玩笑,如果你有微博,每天会发些什么,是与三两好友搓麻将的日常,还是拉着唐生欢天喜地给大家发狗粮,亦或是像山大王一样看不惯如今圈里乌云密布而出来主持正义,指点江山?哦,对了,你那么爱玩,你那么靓仔,一定要用最新的行动电话啊,还要学会在评论里强抢自己的沙发。
真的,如果你还在,世界该多美好。这样,我就不用再每个季节都写下“四季该很好,你若尚在场”。说心里话,认识你越久,便越说不上来你到底是哪里好,以至于在他人询问我之时,我只能借用《朱生豪情书》里的一段话来回答:
“总之,你是非常非常好,我活了二十多岁,对于人生的探讨的结果,就只有一句结论,其他的一切都否定了。当然,我爱你。”
怀念的思绪总是凌杂的。可巧的是今天下了雨,三月北方的雨,我想写诗,写你,写雨天的思念,难的是,我什么,也写不出。我想,那可能是因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快乐即是爱你,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哀伤即是想你,而人又总是难以讲清楚自己的情绪。
先生,你从未进入过我的梦境,这令我十分难过,是否是因为我对你的爱不够深沉,不够长久?可你为何又时常让我听见你的玄想?也许爱是一种奇妙的事情,能勾连起两个不一样的空间,让我在迷茫盛世里,道一句,为你钟情,倾我至诚。
说到爱,爱应该是温润当的,绵长的,是细水长流,静水流深。过去的一年,似波涛,经历了不少风浪,有时,我是风浪的中心,有时我只是冰山的一角。面对是非,我有太多的情绪,太多的话,可有那一瞬,我深深地感到,想什么,说什么,都是错。可仅仅是因为这样,就不去说,不去做了吗?当你爱的人被侮辱,被践踏,当你心中的善良被曲解,被扼杀,你能不为自己,不为所爱而发声吗?当然不能!为爱正名,是世界上最壮美的事业。所以,我们不忍你受一点点委屈,也不忍你所期盼的善良,纯真的光芒有熄灭的迹象。
正如你所期望的那样,我和前辈们一起做了微小的慈善,以爱与自由的名义,在心底,不为人知。我想,这也是一种灵魂的重塑。你是一个演绎者,而我,将来很可能是一个传授者。有一只很可爱的小狮子说过,这两者是很相似的职业,都是灵魂的构建者。而我觉得,所有的善举,都是对灵魂的改良,重塑。人们把善与爱,真与诚都刻进灵魂里,成为滋养人格的养料。可是这一切又太过理想。这一年,我见识了最恶毒的语言,最无良的营销账号,最盲目的网络群体,最无情的,所谓的影迷。
我知道,所有爱你的人都知道,你最痛恨那些无孔不入的无良媒体,他们最擅长的,便是断章取义,对号入座,被金钱驾驭,被利益驱使。仍记得你与高缇耶还有无数工作人员打造出的2000热情巡演被当时的港媒妖魔化;也记得你走之后,那段相思血泪,混乱悲恸的时光。还好,我们都挺过,一寸山河一寸血地挺过。只是,万万没想到,十几年过去,那些肮脏污浊的手段竟是愈演愈烈,利益相争,权利碾轧,一片混沌盲目之中,前辈已纷纷隐退,还好人心不泯灭,公道清明,妖魔退却之后,我惊喜地发现,这一次,大家又是为了同一个人在努力,在正名。
所以啊,你看,你宠爱的我们,是不是像你一样善良,可爱?我们爱同一个人,更爱同一个你,我们爱真实,爱耀眼,爱调皮,爱努力,我们爱相同的你的影子。
谢谢你,让我遇到一群可爱善良的人。
谢谢你,让我学会如何爱一个人,爱一个真实的人。
谢谢你,给了我向前奋斗的目标。
无论外界风云如何变化,我只想,有那么一两年,自己能在你最热爱,最熟悉的地方,陪着你,同时,完成我心底最深的祈愿。
凌晨四点,校园里,花未眠。
深沉物午夜,维港边,星光不灭。
暖春之末,宝福山,你依然在。


2016年3月22日
PS:今年有幸在电影院里看哥哥28岁拍的《缘份》,嗯,很满足了。新的一年诸事繁多,却更加明白了生活赋予我们的重负其实是很有意义,很有价值的。所以,爱生活,爱哥哥,爱努力,爱真诚美好的人。

评论(6)
热度(6)

© 北回君 | Powered by LOFTER